Global Site

长城宁述勇:中国将成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核心

新闻来源:经济参考报
更新时间:2020-01-04
分享:

过去中国新能源汽车多围绕政策进行产品布局,如今补贴取消和外资品牌的进入,将倒逼新能源汽车加快升级。资本的选择是逐利,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和开放的政策,未来一定是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核心。

    随着2020年的到来,经过10年产业化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开始驶入新棋局:一方面,经过多年努力,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技术水平显著提升、产业体系日趋完善,产销量、保有量连续四年居世界首位;另一方面,在整体车市下行、补贴退坡等因素的影响下,新能源汽车也不可避免受到了冲击。 

  补贴取消后新能源汽车会不会出现负增长?面对激烈而又残酷的技术与市场竞争,车企该如何抉择?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纯电动汽车的价值到底体现在哪?带着这些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采访了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新能源汽车欧拉品牌总经理宁述勇。 

  补贴取消后政策风暴更“猛” 

  回顾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高速发展,离不开补贴政策的正向激励。不过,当补贴开始逐渐退坡后,从2019年7月起,新能源汽车市场便出现了销量“五连降”。 

  按照2019年6月发布的规划,2020年期间新能源补贴将全面取消,这是否意味着2020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将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宁述勇认为,补贴的取消的确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但展望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政策段的利好不仅仍然存在,或许还会更“猛烈”。 

  他说,除了新能源补贴政策外,引导车企朝新能源汽车方向发展的还有双积分政策。2020年,双积分政策会进一步推进,激励传统汽车厂商加大新能源车型的推出力度。 

       2017年9月27日,工信部发布了《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即业界所称的“双积分制”。“双积分制”规定,车企生产燃油车会得负积分,生产新能源汽车则会得到正积分,而在年度考核时,车企需要保证自己的总积分为正。 

  根据文件条例规定,车企2019年和2020年的积分比例需分别达到10%和12%,只是2019年的积分可以并轨考核,而2020年则将分开单独计算。由此,各大车企2020年均将迎来双积分“大考”。 

  不仅如此,排放更加严格的国六标准也在助攻新能源汽车产业。2016年底,国家质检总局和环保部联合发布的国标GB18352.6-2016《轻型汽车污染物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明确提出,国六(A)标准和国六(B)标准会分别在2020年7月1日以及2023年7月1日两个时间点实施。另外,根据国务院发布的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从2019年7月1日起,重点区域(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和汾渭平原)、珠三角地区、成渝地区已提前实施国六排放标准。 

  宁述勇说,国六标准的上马,意味着国三标准的车可能会被强制报废,国四标准的车将不允许上牌,国五标准的新车则面临贬值风险。对车企而言,随着标准的升级,对于排放的处理会变得越来越复杂,研发成本更是成倍增加,与其这样,不如干脆一步到位,将所有的精力和成本放在未来的终极目标——新能源汽车上。 

  另外,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还于2019年6月发布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提出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并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 

  宁述勇说,这一政策对于人口密度高的大城市来说,无疑是非常大的利好,尤其是对上下班的白领来说,新能源车不限行是一种“刚需”。 

  综上所述,宁述勇认为,虽然补贴的消失会短期抑制新能源车销量,但随着双积分、国六标准以及不限行不限购等新政策的助力,新能源汽车将从2020年开始会有质的飞跃。

   市场竞争正式开启淘汰赛 

       2019年新能源汽车之所以迎来低迷时刻,除了补贴退坡的影响,也和新能源车暴露出来的续航存在短板、充电难、保值率低等问题有关。 

  对此,宁述勇表示,此前人们对新能源汽车的“容忍度”很高,不过,从2020年起,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将会更激烈,市场淘汰赛将正式开启。“补贴退坡之后,新能源车企需要真正靠产品和服务从燃油车的手中争抢用户。” 

  如今,包括新能源车在内的整个汽车产业链都在加大对外开放的力度。以动力电池为例,随着国内电池市场对外资企业开放,执行了近四年的动力电池“白名单”成为历史,外资巨头闻风而动,并在华进行了大规模布局。据不完全统计,松下、SK、LG化学、三星SDI这四家企业近一年在中国投资动力电池产业总额已经超过570亿元。 

  市场竞争的加剧使得国内动力电池企业的淘汰赛愈演愈烈。2017年曾在国内行业装机量排名第五位的国能电池,由于研发速度跟不上,产品不达标,导致订单大幅减少;动力电池企业湖北猛狮也因债台高筑,资不抵债,进入了破产清算。 

  宁述勇说,作为新能源汽车特别是电动汽车的“心脏”,动力电池行业目前的情形是新能源汽车的缩影,足以证明国内新能源汽车行业洗牌的加速。2020年,无论是外资品牌、合资品牌还是新造车企业,都会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进一步发力,届时市场竞争将异常激烈,玩家也会随之骤减。 

  另外,宁述勇表示,现在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油改电”车型,但它不是真正的新能源车,存在天生的劣势。首先,电池想要适合原先燃油车型的布局就只能改变排列方式,这样一来,就很有可能损坏电池组的结构,影响电池的使用性能和安全性能;其次,“油改电”车型并没有足够的位置来安放体积庞大的电池,续航里程普遍偏短;此外,“油改电”车型还牺牲了一定的车内空间,导致用户乘坐不舒适,体验也不友好。正因为如此,作为长城汽车的新能源车品牌,欧拉从诞生那天起就决定,坚决不做“油改电”车。 

       2019年,特斯拉在华实现本土化生产后,将国内高端纯电动汽车推上了高峰。面对这种市场态势,宁述勇认为,相对高端纯电动汽车而言,像欧拉这样的新一代电动小车拥有更广阔的空间。他说,从产品品质和安全性来看,新一代电动小车在分时租赁、共享出行、城市代步、三四线城市乃至乡镇短途出行等场景中具有明显优势。随着补贴完全退出,新一代电动小车会成为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市场主流。 

  电动汽车或改变世界经济格局 

  当前,全球汽车产业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变局,由传统的燃油车向新“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转型,几乎所有的车企都参与到这场全面而深刻的变革之中。 

  宁述勇认为,在汽车业的新“四化”转型中,纯电动车既是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突破口,也是汽车智能网联化的基石。毕竟,汽车的智能化需要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汽车自身需要实时全过程可控。简而言之,就是汽车要实现智能化,必须要有电。电动汽车的一个天然优势就在于,绝大多数零部件都可以植入芯片实现电气化和电子化,而传统的燃油车甚至混合动力车却很难完全做到这一点。 

  宁述勇说,每代iPhone之所以备受瞩目,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iPhone是一个绝佳的技术试验平台。很多技术其实早已存在,但如果iPhone采用了,整个产业链配套才会跟上。和iPhone类似,电动汽车的重要价值正是因为它是自动驾驶、车联网、人工智能等下一代技术的绝佳实验平台。比如,自动驾驶技术的进步就增加了电动汽车的价值,“在你不需要使用时,你可以让你的汽车为别人服务帮你赚钱,而在你需要时,它又能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回到你的身边,这无疑提高了电动汽车的价值和吸引力。” 

  更重要的是,随着5G商用的加速,电动汽车将推动汽车产业围绕“人车关系运营”催生新的商业模式,并有望改变交通的几乎所有方面,包括燃料、碳排放、成本、维修和驾驶习惯等。宁述勇说,尽管目前电动汽车发展的主要推动力是为了脱碳,以应对日益恶化的气候变化,但它的影响可能会很快转向能源系统甚至世界经济。过去,石油一直是交通运输的命脉,但电动汽车为能源系统带来了灵活性,它不受石油的束缚,可以在任何为电网供电的设备上运行,从而消除了运输对石油的根本依赖。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世界主要国家都在竞争新能源汽车产业,抢夺电动汽车的机遇,而中国目前实行的“引进来”和“走出去”战略,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促使中国新能源车企尽快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这是国家对于汽车产业大格局的思考。 

  至于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未来,宁述勇总结道,过去中国新能源汽车多围绕政策进行产品布局,如今补贴取消和外资品牌的进入,将倒逼新能源汽车加快升级。资本的选择是逐利,中国有巨大的市场和开放的政策,未来一定是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核心。


为了保护您的账号安全,长城汽车官网即将不支持IE8及IE8以下版本浏览器访问,建议您立即升级浏览器,或使用chrome等其他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