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bal Site

我开动了 体验长城脑电波控车技术

新闻分类:媒体新闻
更新时间:2015-09-05
分享:

如今的长城总是想着摆脱此前人们印象中那个“朴实、本分”的形象,时刻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提醒着我们,长城所在做的转型大业,无论是投资几十亿元的研发中心,还是堪称国内标杆的徐水工厂,的确,长城在产品开发和制造上的成绩有目共睹。

脑电波控制汽车?蒙谁呢?在昨天之前,我跟你的态度一样,但现在我认可这种技术的存在和可行性了,因为就在长城徐水工厂内,我切身的过了一把用脑电波控制车辆的瘾!大家都闪开!

在长城徐水工厂内部的试车场上,以哈弗H9为脑电波控制技术的工程车不停的做着前进、制动、后退、制动、再前进的演示动作,尽管仅仅是简单的几个动作,但在长城的工程师看来,这项技术在往后的自动驾驶领域或许能够得到应用。相信你和我一样,都想看看这究竟是一辆什么样的车。

●如何用脑电波控制车辆?

与我们此前见过的工程样车不同,这辆哈弗H9的车内并没有摆设过于复杂的电子设备,仅仅是通过中央扶手箱区域将两块电路板接在了整车的CANBUS总线上,micro USB接口(与大多数手机充电接口一样)用于为电路板供电和与电脑的数据传输。出于惯性思维,我们总是希望通过注意一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来找到问题的突破口,但这次似乎并没有那么复杂,因为,始终坐在副驾驶席的工程师才是实现脑电波控车的关键,而他头上的脑电波传感器则刚好说明了一切。

工程师为我讲述了脑电波控车的方法,他的大致逻辑并不复杂,我们将行驶和制动两个动作分开说,工程师两个动作分别对应两种不同的内心活动或是想法,行驶对应“紧张”,而制动则对应着“平静”、“放空”。换句话说,当工程师内心紧张时,从传感器识别的脑电波信号就会传递至脑电波控车的控制单元,随即,该控制单元向动力系统发送信号,使车辆移动。如果此时,工程师内心平静了下来,那么,车辆就会制动并停车。

●上手有难度吗?

在我提出亲自体验的需求时,其他技术人员都持拒绝的态度,原因是要想实现脑电波控制汽车,需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训练才可以,像我这种对此完全没有概念的体验者不太可能像工程师那样做到收放自如。至于有些人口中的安全问题在试车场上并不存在,毕竟驾驶员侧还会坐上一位工程师负责在车辆可能出现一些问题时人工介入。

-- 脑电波是如何被采集的

-- 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绪

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我被允许体验这项看上去有点玄的技术。接下来就是对我进行的简短培训,按照工程师的方法,在他向我发出行驶指令时,我尽量让自己兴奋,而发出制动口令时,我则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可能是这两天睡眠不足的缘故,我的注意力很难做到工程师所要求的那样,因此,在前期系统校准、“体检”阶段都没能达到控制车辆的要求。

好在,经过短暂的调整,找到了“放空”和“兴奋”的方法,放空其实很简单,只要发呆就行,兴奋这个状态在平常很容易实现,但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下还是得靠“脑补”,按照工程师的引导,我试着想象着在车辆启动后的兴奋劲,我一开始就琢磨,车辆启动没什么可让我兴奋或者紧张的啊,我甚至都想到了开快车、车辆失控、激烈驾驶这些场景,想到这些,电脑的脑电波识别图像还真有了反应,尝试了几次之后,逐渐变得容易了起来。

不过,工程师还是不能准许我进入下一阶段的体验,原因在于无法在短时间内完成这两种状态的切换。这着实让我有点着急,没想到这一急,工程师看着电脑的图像反馈说到“刚才的状态挺好,保持”。

-- 找到捷径

回想自己急躁的表现,原来,在急躁的时候呼吸节奏会变化,而从人的感官以及我的状态来看,如果能通过呼吸节奏的变化找到与或行驶或制动所对应信号间的关系,这可要比控制内心容易得多。于是,我就看着电脑屏幕中的图像变换自己的呼吸节奏。发现在我憋气的时候,图像的状态与工程师提出的“兴奋”、“紧张”感是一致的,而当我吐出气时,图像又能够迅速达到“平静”、“放空”的状态,这样就好办了。

工程师对我的控车效率感到有些意外,在得知我的方法后,他们并不认可,这其中包含两方面,一、不认为改变呼吸节奏可以控制脑电波的变化,二、就算我的方式实现了对车辆的控制,也完全不符合他们的开发本意。或许是巧合,但不管怎样,通过控制呼吸节奏控制了车辆是事实,关键在于第二条,究竟人在想到让车辆行驶或停下时究竟要有什么样的内心活动进而产生什么特性的脑电波,这本是很难约束的。无论我想的是不是行驶、制动,只要我能产生类似的脑电波就能够被系统所识别,换言之,就算主观上我想的行驶,但脑电波的形态与系统中存储的不匹配,也无法实施指令。

看到这,不知道大家是否明白了脑电波控制汽车技术的概念,脑电波的确可以被传感器识别并传送到系统中,这点毋庸置疑,然而,在开发过程中,工程师将人的内心情绪以数据的方式与车辆的动作进行绑定,而作为世上思想最为复杂的动物,单一的或者少量的数据积累很难准确识别驾驶员的意图。而我的体验则刚好能够说明这一点,我真很想让车开起来,只不过“心不诚”。

●能转弯吗?

能,这个测试车就能实现,但就要要求体验者具备另外两种不同脑电波的内心活动,以此控制方向盘的旋转方向。

●应用方向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短期内,这项技术应用于汽车的可能性很小,而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发展,在车内环境中对驾驶员的脑电波进行识别并加入疲劳监测或者主动安全技术中倒不是没有可能,当然,还是数据的问题,庞大的数据积累以及高效的数据计算能力是确保这个技术可靠的根本,不知道未来将在汽车上得到普及的云技术能否解决。

●现在长城在自动驾驶技术有什么成果

编辑总结:

如今的长城总是想着摆脱此前人们印象中那个“朴实、本分”的形象,时刻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提醒着我们,长城所在做的转型大业,无论是投资几十亿元的研发中心,还是堪称国内标杆的徐水工厂,的确,长城在产品开发和制造上的成绩有目共睹。除了产品外,在推出技术的策略上也变得激进,此举可以理解,品质更高的产品受品牌价值所限,难以具备他们心目中的溢价能力,而技术推广则是一种塑造品牌的方式,像我们这篇文章提到的脑电波控制车辆技术以及自动驾驶技术,在整个汽车行业都是领先的或并未公开的技术,对于长城来说,也仅停留在概念层面,不管怎样,还是做到了自己脑电波来控制一辆汽车,这种体验很奇妙,现在我可以静静了。

(转载自 汽车之家,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观点)

为了保护您的账号安全,长城汽车官网即将不支持IE8及IE8以下版本浏览器访问,建议您立即升级浏览器,或使用chrome等其他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