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文三问汽车高科技公司: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能干好什么?

汽车评价 2021-07-05

汽车评价:站在智能化的浪潮中,以5G、AI为代表的新兴技术正在加速与汽车产业的高度融合。在自动驾驶、汽车芯片、激光雷达、高精地图、智能车载系统等技术的支持下,智能汽车或许将成为下一个最具前景的智能终端。

查看更多摘要

2021年6月28日,由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与长城汽车联合主办的“新机遇 新生态——中国汽车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在保定哈弗技术中心举办,这是一场权威的行业组织和优秀的汽车公司联合举办,既立足于企业,更面向全行业的产业高峰论坛。

汽车评价研究院院长李庆文受邀出席并主持智能化分论坛,与汽车智能化领军人物共同探讨中国汽车未来智能生态。参与圆桌的嘉宾有:地平面线创始人、CEO余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MKT与销售服务部总裁 迟林春;Momenta CEO曹旭东;高通技术公司产品市场副总裁 孙刚;腾讯智慧出行副总裁 钟学丹;高德汽车业务中心总经理 江睿;毫末智行董事长 张凯。

“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能干好什么?”

李庆文:非常荣幸与各位交流讨论。在座各位中,只有毫末智行董事长张凯是汽车人,其他几位都是新进入者,都是高科技企业的领军人物,都是汽车颠覆创新中的领先者。汽车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特别需要你们。汽车产业变革给勇于创新者,提供了难得创新创业的机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机会都能够转化为成功的。因此,面对诱人的机会,必须确定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能干好什么?

地平面线创始人、CEO余凯:谢谢李院长!地平线做的事情非常简单,目标非常明确,定位非常清晰,就是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坚定不移的做好智能驾驶芯片。在今天这个智能汽车的颠覆创新时代,智能驾驶芯片具有非常重要的产业意义。我们希望能够在10年、20年内做好这一件事情。

李庆文:地平线是智能驾驶汽车的头部企业,我跟余凯博士交流了很多次,学习到了许多新知识,基本读懂了他们的战略定位、战略目标、战略部署,眼看着一家中国智能芯片高科技公司迅速健康成长起来。地平线机器人公司,是中国智能汽车时代的骨干力量和希望所在!

Momenta CEO曹旭东:Momenta专注软件芯片的算法,是自动驾驶软件算法公司,我们思考的重点是在智能化上,如何围绕用户体验快速迭代,满足用户不断增长的需求。大家经常提软件定义汽车,其实根本上还是用户定义汽车。是用户的行为产生了一些数据,并且这些数据定义了汽车。这样的开发模式,实际上可以带来更快的迭代和升级的速度,能够更好的以用户为中心,围绕着用户的体验去升级迭代。

当然,这中间有很多的挑战问题,比如如何设计生态价值。另外,组织设计、伙伴的组织设计、车企的组织设计,以及车企如何咬合在一起深度合作。因为面向未来的智能一定是高度的智能,甲/乙方的合作模式没有办法实现非常快速的迭代,如何深度的咬合在一起深度的合作?这是具有挑战性的问题。另外是整个文化如何更好的契合在一起,价值、组织、文化,这三点是围绕用户体验为中心迭代思考的重要问题。

李庆文:曹旭东总是做软件的,一会我会给你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下面请华为汽车迟总,大家欢迎。

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MKT与销售服务部总裁 迟林春:华为坚决不造车,因为在欧洲,ICT是基础业务,有巨大的商业利益存在,德国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4G、5G都是很重要的市场,而德国的支柱产业就是汽车,如果我们造车是直接的竞争。

车和手机终端不太一样,我们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去造车。至于为什么不投或者控股一家汽车企业?这个也是不可能的,任正非不会投任何一家公司,哪怕1%也不行。

华为研究自动驾驶,从传感器到算力平台,到自动驾驶的算法,以及动力总成、智能座舱、鸿蒙操作系统芯片,华为可以为车企提供比较丰富的解决方案。我们希望和长城进行密切的沟通,服务于长城,奉献我们的价值。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商业利益会达到双赢。

李庆文:华为为什么不控一家整车企业?迟总给出了答案。这个答案,比以往华为在回答这个问题时,都更有说服力,因为有新的逻辑。今天这个讨论很有价值,具有较强的针对性,在这样一个平台上,把华为的声音传播出去,是非常必要和有重要价值的。

高通技术公司产品市场副总裁 孙刚:高通在过去10几年逐渐进入到汽车行业,行业有了新的趋势,新的趋势对于我们的技术也产生了新的需求。十几年前,高通最先看到的需求就是车的网联化,经过十几年的经营,全世界90%多的中控网联系统芯片都是高通的,所以这是我们做的非常成功的产品线。

经过三代的经营,全球范围内已有22家车企已经使用了最新一代的8155芯片。面对逐渐增长的市场需求,我们也准备了相应的产品。归根到底,我们要满足客户的需求,加快网联化和智能化发展。

李庆文:孙总讲的这个给我们很大的启发。中国的半导体行业对汽车半导体重视不够,布局比较慢,存在严重的滞后,在汽车芯片荒面前,几乎没有什么作为。可是,高通却凭借前瞻性战略能力,超前谋划,提前布局,在汽车芯片需求攀高,价格飞涨的市场态势下,即占据了市场,又获得了高额利润。

腾讯智慧出行副总裁 钟学丹:今天大家看到长城汽车发布的2025战略——绿智潮玩,这是一个非常“互联网”的口号。现在,腾讯和互联网公司,与汽车行业在各个领域都有深度的合作。我们致力于成为汽车行业的数字化助手,助力汽车行业用户的全生命周期的运营和数字化建设。这是基础技术,我们和车企面对的用户都一样,需要大家共同共建。

腾讯主要在产品数字化、营销数字化等几个领域深度共建。包括今天大家提到从智能坐舱生态的引入,以及智能驾驶领域,帮助车企构建数据驱动面向自动驱动数据的能力,基于这样一种数据能力,不断完善和提升在智能坐舱和智能驾驶的融合建设。

长城汽车未来要从3000软件人达到1万软件人的规模,在这个规模里,互联网公司可以提供很好的经验和技术基础,特别是基于云原生构建软件的基础平台,以及工具链,包括如何去共建和共创互联网研发人才和流程。

李庆文:我认为,智能驾驶、智能网联汽车生态的核心还是整车企业,如果整车企业不积极建生态,智能网联汽车的生态恐怕很难建立起来。整车厂积极推动跨界融合,跨界协同,智能网联汽车生态就能建立起来。

高德汽车业务中心总经理 江睿:大家听到高德第一个想到的词是导航,从手机的APP上来说,已经从导航升级到人机关系大数据平台,除了导航之外,在高德上还可以订酒店、打车,只要是人、地、物关系联结在一起,高德就可以是一个承载的平台。

我们一直在做的一件事情也是围绕导航,我们经历了三代导航体系,第一代是提供离线地图数据;第二代是做数据引擎一体化的在线导航;第三代是和自动驾驶紧密结合双域互联,自动驾驶域和信息娱乐域联合在一起的导航,其中突出的产品形态是车道导航。今天抢在很多伙伴的前面把这个产品形态做了出来,并且得到市场的认可。同时,我们一直在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人和组织更加迅速的跟上各种各样的浪潮节奏。

李庆文:地图也在转变,不仅仅是地图,地图在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中的作用,也在重新定义。

毫末智行董事长 张凯:本届的科技节是融合,从今天的现场来看,来了这么多各行各业嘉宾、合作伙伴,有通讯行业、芯片行业、互联网行业、地图行业,大家齐聚一堂,为长城汽车智能网联的明天献计献策。这是一个融合的状态,我也相信长城汽车智能网联的明天会越来越好。

毫末是长城汽车的一个子公司,致力于为长城汽车打造自动驾驶用的计算平台,以及计算平台上自动驾驶中间的操作系统,基于操作系统打造整个应用软件,为长城汽车提供具备市场竞争力的自动驾驶全套产品,从而和长城汽车共同实现零拥堵、零安全事故,自由出行为目标的梦想。眼下来看,毫末希望能够做好长城汽车强后台,支援好长城汽车大中台,为小前台提供更多样化、更具市场竞争力的产品。

李庆文:现在,造车新势力最关注的是,传统汽车头部企业的转型快不快,顺不顺,能不能成功,因为,他们打的就是这个时间差,传统头部汽车企业转的慢,转的不顺,就给他们更多的机会。通过张凯讲的情况,我认为,各方面千万不要对传统头部汽车企业失去信心,更不能矮化他们的能力。要记住,大象一旦转型成功,依然是大象!

探讨智能网联汽车热点问题

怎样使汽车行业不再“芯荒”?

李庆文:当下,中国汽车产业或者产业界最焦虑的问题是“芯荒”。像地平线公司属于头部芯片企业,怎么样能够让汽车行业由芯片荒,变成心稳?

余凯:我认为芯片的短缺实际上的诱因像是踩踏事件,有几个因素加在一起,但是反映的却是时代的长期趋势。在智能汽车芯片领域,有老大哥——华为,也有地平线这样的新来者,我们应该打造合作、共赢、开放的生态,芯片、软件、传感器、整车厂、整个产业链在中国正在形成。

整个产业链需要大家广泛的参与。目前我们与长城汽车创新、协同、量产方面已经有相当多的推进。从地平线的角度来讲,不敢奢谈建设一个创新的开放生态,但是我们一定要做中国创新开放生态的积极参与者。

李庆文:特别好,余凯博士认为,芯片问题是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问题,是未来长期存在的挑战,同时更是历史性机遇。我非常同意他的观点。

软件定义汽车不能忘了初心?

李庆文:我听到一个汽车行业权威人士发问,软件定义汽车不能忘了初心,软件定义汽车不要过度,怎么来理解这样的发问?

曹旭东:软件定义汽车和不忘初心我觉得是一回事。关键是你认为的初心是什么?我认为初心不仅仅是出行,初心更多还是围绕着用户、用户体验,而出行仅仅是用户体验的一部分。今天分享过程当中,魏建军总多次提到用户服务、品类、品牌战略,用户有不同的人群,猛男喜欢坦克,美女喜欢欧拉,我今天早上看到科技展印象深刻,我看到给猛男的坦克有新的产品做供氧,猛男经常开青藏线会遇到低氧情况,车供氧会有很好的出行体验。美女有香味和美容的设备,符合女性化的需求。这个就是不忘初心。

软件定义汽车的初心,本质上还是围绕着用户,围绕着用户的体验,服务好用户来迭代。

李庆文:汽车的初心,就是为用户服务,就是给人赋能,让人能够长时间借助汽车快速奔跑,使人更加自由。这个初心,谁也忘不了。我个人认为,软件定义汽车要从这个纬度去理解,不能过分强调和固化汽车的交通工具属性,更不能认为,汽车有了自动驾驶,有了新的功能之后,就不是汽车了,就忘了初心了。

如何看待协同智能和单车智能的关系?

李庆文:行业中,在智能网联汽车技术路线上有争议,华为是怎么看协同智能和单车智能关系问题的?特斯拉推崇的是单车智能,华为怎么看?

迟林春:谈到这个问题有两点:一是,华为认为首先推崇的是要有单车智能,特斯拉未来是要基于图象进行自动驾驶,现在看到城区环境,尤其是在中国驾驶环境特别的复杂,所以我们认为,未来4D雷达或者激光雷达是不可或缺的。

二是,随着单车智能的发展,用户使用的越来越多,未来前端市场智能装配率要达到40%以上,未来可能需要车路协同,车路协同是更高的纬度,真正实现L4、L5级,在车路协同上也是不可缺少的。

中国汽车企业发展智能网联的短板是什么?

李庆文:高通目前给中国整车厂配套提供的高端智能芯片比较多,你在和中国品牌接触过程当中,你认为中国汽车企业在发展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过程中存在什么短板?

孙刚:中国自动驾驶行业是走在前列的,中国企业有一些劣势,中国汽车市场相对碎片化,这比欧美市场更严重一点,单车车厂规模比国际大厂要小。但中国也有很多优势,像政府的支持力度大,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积累了大量的资金和人才。

李庆文:魏总今天上午演讲的时候特别突出全球化战略,全球化战略是长城汽车最重要的战略,我认为,中国汽车也是一样的。中国汽车仍然是一个开放的领域,面向全世界所有的高科技公司开放,在全球开放度应该是最高的。

互联网公司如何助推智能网联发展?

李庆文:腾讯作为互联网公司,并没有直接造车,腾讯在智能出行、智能网联上做了哪些具体的事情?或者说对智能网联汽车发展有什么独特的见解?

钟学丹:从互联网角度来看,首先是如何构建基础设施,云还是很重要的基础能力,也是今天汽车行业需要去重视的方面,因为大家在网联车端的重视程度非常高,演进的速度非常快,如何结合5G和云端的布局去构建自己独有特色云的基础平台,这是很重要的能力。

第二,如何让服务跟生态服务融入。我们讲生态一定是开放融合的生态,所以,汽车出行的生态场景跟生活的其他场景都是一种融入式。所以服务不是割裂式的,这个时候要创造好的用户体验,而不是在这个场景下满足他就行。

第三,强调的是用户体量,在创造新的出行方式,大家看这几年出行服务领域做了很多的尝试,真正能让用户叫好的不多,原因是用户对最新的场景有适应的过程,在新的场景当中如何去创造新的体验,这个是和车企共同共建的纬度。

网联化是共享化的前提

李庆文:论坛中,张进华秘书长提到共享化问题。现在,重视智能化和电动化,但是,共享化没有多少人强调。我认为,共享化将来还会产生一个浪潮。下面请江总给我们讲一下,高德怎么样能够更加快速跟进智能网联汽车发展的步伐?

江睿:我们首先对行业趋势做了综合的判断,所有人都知道动态数据对于整个生态和驾驶体验的重要性,如果高德提供足够好的基础设施,让合作伙伴在我们足够精度的地图之上,再用其他的方式满足客户的需求,这不是最终解,但是,这是往前进一步的解法。我最近思考最多的是在长远的未来里,所有的合作伙伴之间生产关系到底是什么?生产关系决定了最终的产品形态,而产品形态就能最终满足客户的需求。

李庆文:我认为,共享化是汽车社会的新生态,是高水平的汽车社会,是汽车产业变革发展趋势中,涉及领域更广泛,影响人类生活方式更深刻,从目前能看出来的是,共享化必须建立在高水平网联化基础之上,没有网联化,不会产生共享化。

整车企业发展智能汽车过程中,对于合作方有哪些希望?

张凯:其实从合作的角度上来看肯定是开放的状态,从毫末的角度上来说,也是希望打造非常开放的基础平台,这个基础平台相当于是硬件的平台,包括经济型算力的平台和中等算力的平台和超大规模算力的平台,在平台打造的过程当中,肯定会和芯片厂商做相应的交互和合作开发,这一块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和支持,这个支持也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是把平方开发出来;另外一方面开发出来之后不要出现断供的情况,打造完基础平台之后,在这个平台上会建立自主可控的自动驾驶操作系统,利用这个操作系统集成内存、分配、调度之类的功能,在这一块真正实现软硬件解耦的状态,把平台底层、中层搭建完之后,在这个平台的上层会搭建整个生态的系统,在这个阶段希望跟腾讯、高德等企业共同建设长城汽车自动驾驶的能力,希望达到百花齐放的状态,能够基于平台底层中层,在上面融入各方的优势,各方不管是软件或者生态,建立一个非常开放而且融入各家之长的软件系统,使得长城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达到国内领先的状态。

李庆文:谢谢张凯。我觉得高科技公司进入汽车行业,特别需要认真倾听整车企业的声音,他们代表了客户需求。现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发展过程中,需要高科技企业理解整车企业,整车企业能够发现识别并积极吸纳高科技企业的能量和优势。跨界融合力度不大,依然是当下智能网联汽车发展中的瓶颈,需要大家共同努力。

对于长城汽车2025的美好祝愿

李庆文:今天的论坛,既是行业的,也是长城汽车2025战略发布会,我想请每位嘉宾发表对长城汽车2025战略的建议和希望。

余凯:一是,如果说中国今天最有活力的汽车科技企业,长城汽车肯定是其中之一,但是如果讲中国汽车企业里最活泼的企业,我觉得只有一家,那就是长城汽车。绿智潮玩特别的炫酷、热闹,从用户的体验去出发,继续保持。二是作为在北京的一个芯片企业,我一直是说在“保定七环“的芯片企业,地平线期待和长城汽车深度合作,一起协同创新,给消费者创造更多的价值和体验。

曹旭东:长城是非常优秀的企业,对于不同人群用户需求理解非常深刻,围绕这个理解定义出来不同品类的爆品,这个爆品成绩也有目共睹。祝福是5年之后不只是400万辆,而是500万辆,不仅服务中国的人群,还要服务全球的人群。

迟林春:华为作为高科技企业,我们总说ABCDE技术,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云、大数据、边缘计算,华为与长城完全可以结合的很好,首先技术上结合的很好,另外画面驱动的梦想非常重要,我希望长城在魏总的带领下,尽快的实现6000亿元和500万辆的目标。

孙刚:长城是中国最具活力的车企,从高通的角度来讲,希望和长城有全方位的合作,从车联网方案、驾驶坐舱到智能驾驶着手,共同快速推进车企的智联化和网联化发展,并且走在时代的前列。

钟学丹:腾讯是一家在做“玩”的公司,在2025年可以和长城一起绿智潮玩嗨起来。祝愿2025会看到更多长城自动驾驶汽车出来,在全球每一个地方都能看到长城智能驾驶的汽车。

江睿:我们希望在不同的国家都能看到越来越多的长城汽车,希望每一台长城汽车都能用到高德导航和高德的高精地图服务。

张凯:再次感谢各位生态合作伙伴的祝愿,我相信有了各位生态伙伴的通力协作,长城汽车2025战略一定会实现! 
 

打包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