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过错归零——张太林的故事

古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长城内燃机制造公司工程师张太林,就是一个能“让过错归零”的人。

2004年,38岁的张太林,离开了中原大地,来到了矗立在冀中平原上的长城汽车公司。这位从事了十多年电气自动化的工程师,被“长城”的现代化规模所折服:“想不到,一个民营汽车企业,能在这么短时间发展到这种程度!”于是,他下定决心,在“长城”这个舞台上,为发展中国自己的汽车工业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6年过去,张太林成了“长城”名人之一。他主持了多项重大技术改进、发明,使企业的设备自动化生产管理取得重大进步,被人所津津乐道。谈到他在发动机组装防失误系统、智能防错程序研发等方面突破,公司管理层人士会诙谐地说:他让工人在操作中,想犯错都犯不了……

成果

二车间,发动机组装生产线。张太林简要讲解了防失误系统的原理。

打开了系统控制中心的屏幕,所有装配机型及当前所装机型的实时信息就显示出来。

组装自动线上的每个工位,都安装着“状态指示”灯。用不同的灯光和声音来区别不同的生产信息。每班开工前,通过控制中心自检按钮发出指令:通知作业者检查本工位状态是否正常。

装配线两侧的部品棚,分门别类摆放着200多种差异零部件。每类部件前,也有“状态指示”灯。该安装到哪个零件时,哪个部品摆放区灯就会亮起,作业者不用再核对,按灯取件就是了。若漏掉或取错其中某一零部件,节拍到后装配线报警停线。

自动线上方,悬挂在作业线上方的各种电动工具都多出一条电线。这条线与控制程序连接,使普通的电动工具就变成了数控工具。比如,螺栓的扭矩达到标准,程序就会发出信号;否则生产线就会停止进不了下道工序……

内燃机公司精益部副部长李若辉说:“错装、漏装、装配不良率高,是发动机组装最头疼的问题。这条生产线要装配59种机型,这200多种差异部件,单凭作业者用脑子记,难免出现错漏装。即使加强工位互检,问题发生率至少也有百分之一。张工研制的防误系统自投入使用以来,每年组装十几万台发动机,除极个别零部件地址放错之外的错、漏装再也没出现过。”

在数控机加工生产线上,也装有张太林研制的智能防错程序。

2005年,还是当设备维修班长的张太林发现,加工时产生的铁屑、铝屑,以及被冷却水腐蚀的控制开关,都会给机床控制系统发出错误的信号。受错误信号影响,机床会发出错误的指令导致程序错误执行造成停产。于是,张太林决定对设备进行智能化防错改进。他将另一套指令程序植入机床控制系统中,与原有的指令程序“结姻”,让一点控制成为两点互控,避免一点失控发出错误指令。他改造了控制开关的内部结构,使之不再怕水。为做到防错于未然,他又带领大家把所有设备编制自动监控程序,设备稍有异常或电气原件老化失灵,控制系统就会发出预警……

除了发动机组装防失误系统、机加工智能防错程序外,在内燃机公司的设备上,还有许多张太林的发明。

在同样是机加工的三车间,张太林设计安装了一套“声、光”控制的生产信息可视化系统——墙上,冲着三条生产线各有由红、黄、蓝、绿三组大灯。这红、黄、蓝灯分别代表设备、品质和刀具的状态。哪个环节出现状况,相应的灯就会亮起闪烁,且伴随着不同的警报声。而安装在每台设备上的方三色指示灯,也会同时闪烁,明确指示出故障设备的部位。

三车间副主任李向川说:“过去设备出了故障,要不就得打电话,要不就得跑着去叫人,就是再快也得几分钟。现在,10秒。”

钻研

对进口的德国生产线、日本生产线进行了令人匪夷所思的改造,但谁能想到,这出于一个仅有函授大专学历的工程师之手。不懈地刻苦钻研,成就了张太林。

1987年,中专毕业的张太林到安阳第二机床厂工作。1989年,不甘寂寞的他通过成人高招考上了河南大学的电气自动化函授班。

2000年,他调入河南安彩集团安彩照明有限公司。也就是在那时,他发现国外技术对中国封锁的一面。张太林说:“引进的设备,人家只告诉你怎样操作使用,不告诉你原理,特别是他们定的一些工艺参数告诉我们根本动不得。作为我们来讲,我们对引进的设备必须消化吸收,在理解吸收的基础之上必须大胆革新。否则生产将始终受对方制约”。安彩”人形容制约生产的地方为对方埋下的“暗钉子”。那时,张太林和同事们憋着一股劲,翻阅资料、揣度原理,硬是和同事们把那些“暗钉子”一一拔了出来。也正是在那时,他立下志愿:自己掌握先进技术,不让外国人看笑话!

到“长城”以后,张太林对科技更加痴迷了。内燃机公司生产管理物流部副部长逄国强说:“张工有个特点,只要一进新设备,他就特别兴奋。国外专家来安装或是来维修,他寸步不离。即使是外国专家被问得不耐烦,他也要刨根问底。”

张太林为了掌握技术,自己花钱,买了照相机和手提电脑。他还买价格高的智能手机,那不是为打电话或是显摆,而是把机床原理图的地址、报警信息、重要的技术数据储存在里面,随时随地在车间的任何地方都能对设备进行掌控。

张太林还有一个写日志的习惯。凡是遇到难题,是什么原因?怎样解决?怎样避免?有什么启示等等,他都一一及时记下,并举一反三地进行思考。

张太林在厂里的宿舍很简朴,一张双人床、两个床头柜、一张写字台和衣柜。醒目的就是书,床头柜是书,枕头边是书,写字台上也是书——《制造技术与机床》、《数控技术与机床》、《机械新产品导报》……写字台上还有一个光盘盒,打开看,除机械自动化讲座外,竟还有《企业家修炼》、《品牌战略及营销创新》等。张太林说,电脑的主频每三个月要刷新一次,搞自动化,更须及时更新知识,与市场最前沿的技术接轨,否则就将被淘汰。不加班时,他最大的乐趣就是读书。

孜孜不倦地钻研,使张太林很快成为汽车行业设备的内行,连外国专家也不得不对他刮目相看。有一次,在一套日本设备进行安装调试时,张太林发现了“暗钉子”——资料参数不对,就向日本专家提出异议。谁知人家傲慢地说,我们的资料就是这样的。张太林当即将相关参数与设备标注数据的误差一一摆到他们面前,在事实面前,日本专家不得不讪讪地承认,他们提供的是过期资料。

三车间主任刘建学评价张太林:“无论什么设备遇到什么问题,张工一到场,我们心中就有了底儿,有他准行!”

信念

张太林的信念缘自对“长城”的理解。

他说:“长城”作为民营企业,让自主品牌汽车打入100多个国家的地区,为中国制造增了光,作为中国人,我佩服。过去我们打败日本鬼子,用了8年。让我们的汽车赶超国际名牌,那将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自豪。”

凭着这种信念,张太林苦学成才,并在实践中付出了大量汗水和心血。

2007年,“长城”启动了“307作战计划”,即用三年零七个月,使产品品质接近和达到国际同类先进水平。于是,“长城”把追赶目标锁定“丰田”。

当时,公司领导得知,“丰田”拥有国内汽车业所没有的发动机组装防失误系统,研发者是天津一自动化研究所。经接触,对方报价82多万元,时间为半年。这时,张太林主动请命,并把一纸请命书送了上来:他要自己研发。计划通过后,他带领两名大学生陶大勇、孙朋,没日没夜地投入设计和实验。

没有可借鉴的资料,59种机型,几百个部件,要一个个地模拟实验,再一个个地编制进程序。最初时,张太林从早晨干到深夜,回到宿舍睡三四个小时,梦中的灵感又让他爬起来继续研究。一个月,第一种机型的防失误系统获得成功。三个月,所有机型的模拟实验告捷,仅编制的程序就长达1000多页。

张太林说,他在“长城”遇到的一件事令他难忘,有一天,副总裁胡总办公室的一个电源插座坏了,让他修。“这么大一个企业的领导要换个新插座,那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而就是这件小事,让我们看到‘长城’的精神和希望。我们要用最少的钱,办最好的事。”为节约投入费用,他们不厌其烦地在网上查询,对比电子元件的性能价格,进行最佳匹配。结果,这一系统安装两条总装线上,实际投入仅为15万元,比在外委托制作最低报价一次性节约140多万元。而具有关知情人士说,张太林的设计,比“丰田”的功能还要全面,逻辑也更为严谨。

发动机组装防失误系统、机加工线上智能防错程序和声、光监视警报系统等装置模拟实验成功后,还要一个一个工位、一台一台设备地安装,一个人一个人地进行培训。而安装和培训又不能影响生产。于是,在班后停产和周休日,安静的厂房中,就会出现张太林和车间工友们忙碌着身影……

为发挥张太林的特长,公司将他调到精益管理部,专治设备“疑难杂症”,每当遇到难题找到他,他总会加班加点地想尽一切办法解决。他说:“问题到我这儿,就必须得画上句号!”一次,他回安阳探亲,半夜刚进家门就得知进口设备出了复杂的故障,一大早便赶火车返回公司进行处理。而每当问题得到解决,他就毫不保留地告诉同事和生产人员,是什么原因,怎样预防。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突然停电,进口日本磨床因操作人员处置不当使控制程序自动锁死。张太林怕再出现类似错误操作,处理完后就自己编写了《正确处置机床报警要领书》,发放到生产岗位。

有的同事问他,这样拼命值不值啊?他说:“付出了辛苦,收获了知识。当你攻克了一个难题,心里的那种愉悦,只有自己能享受到。值!”

目前,张太林主持的各项科研成果,已覆盖了内燃机公司所有的生产线。像他仅用40元材料费就复活了需要花7万多元购买的德国设备系统所用的控制板卡、用几元钱南孚电池取代机加工线加工中心330元一块的进口电池一年节约11万元等,都成为一个个故事,在工友间传播……

在内燃机公司两天采访中,我们发现,无论是技术人员还是操作工人,都非常认可他。 李若辉说:“现在,争名夺利风气很盛行,而他一味专研技术,心态真是难得。”

面对“是不是有企业要挖你”的问题,张太林回答:“是有,但我不会离开‘长城’。人要讲诚信。一个人要发展,要有一个好的平台。我感谢‘长城’,是‘长城’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可施展自己才能的平台。因为有‘长城’,我也才有今天。”

采访将结束时,我们问张太林:“你研制了防错系统,能够防止发动机的错、漏装,让装配工作不走弯路,那你是不是认为,你的人生也没走弯路?”他回答:“我想是的。我选择了自动化专业,自动化领域非常广泛包括强电、弱电、微电子、程序控制等技术,每个领域都很深奥。术业有专攻,我将一如既往的沿着专业技术这条路走下去,我没有选错人生的路。”

关闭按钮